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做鸡消欲火

做鸡消欲火

做鸡消欲火



“老公,吃饭了!”

    我一如既往地呼叫着书房内的丈夫,他是个事业心很重的男人,结婚以来就一心扑到工作上,对我这个美女真的是不闻不问,这次也是,我一连叫了几次都不见他出来,气得我走到书房说道:“老板,吃饭啦!”

    他这才扭过头看着我,听话地出来,吃饭还是那么无聊,他从来不会关心我,眼里只有公司的事情,我温柔地问道:“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他抬头看着我,一脸的茫然,这家伙八成是把我的事情给忘了,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啊。

    我生气地说:“你是不是忘了?”

    他澹定地说道:“什么忘了?说清楚点。”

    哎哟喂,我真的气死了,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把我当过他老婆的,这都能忘?

    我26岁嫁给他,到现在28了,一次惊喜都没有给我准备过,就连做爱的次数都能数出来,我怎么说也是大学时期的校花,身材出众长相更是压倒一大片女人皮肤白如雪,挺直的鼻梁充满自信,圆润的下巴有着冰山美人的冷艳又有少妇独有的妩媚,胸前挺拔秀丽的双乳虽然不大,但也有D罩杯,挤在胸前的一道深邃乳沟走在大街上能斩获一大批男人的眼光,75的身高让我走在女人群中鹤立鸡群,迷人白皙的大长腿又让多少个处男沉入幻想,亭亭玉立的身子,双手可以完全掌握的细腰,到底我怎么都不能迷倒我眼前的这个男人吗?我翘起二郎腿,做出一副诱惑的模样,说道:“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是不是要有点表示?”

    他冷冷地一看,拿起手里的报纸说道:“哦。”

    哦?!老公居然忙到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都忘了?他这么一说我瞬间气炸了,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报纸,说:“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老公不解地看着我,他这个呆瓜怎么会知道女人的心思,嘴里一直说着:没有、没有来安抚我。

    我挺起身子,把自己的胸部送到他的嘴边,娇嗔道:“你说呀,我这身材都不能吸引到你?”

    老公噗嗤一声笑道:“我还有工作,别闹!”

    难道我还不能诱惑到他?我起身走到大厅,轻轻把窗帘拉起,毕竟这是两夫妻的私密事情,要是被邻居看见了就羞死人了,我在把门关上,灯光也一并关掉,拉起老公就往我们的房间里推,他被我半推着怂恿到床上,看着他不解的样子,我缓缓打开播放着萨克斯风的音乐,躲进换衣间好一会才出来。

    我换上一身性感的衣服,红色的性感礼服不输红毯上的明星,这件衣服我精心挑选了好久,才选到这么一件露背装,红色的布料一路延伸到大腿,深V裙子垂到胸口,中间由数条黑色丝带连接,所有的结构由一条红色的细带固定最后汇集到我的脖子后方,我为它简单地打了一个结,这样可方便老公解开,只要解开那个结整件衣服就会瞬间滑落,露出我性感的身体。

    我为自己涂上性感的口红,缓缓走出来,老公一看笑道:“你胸罩的带子呢?”

    我噗嗤一笑,这种衣服可不能穿那个,如果在我雪白粉嫩的香肩上出现胸罩的肩带不就毁了这衣服?我没有回答老公的话,我身子慢慢随着节奏摆动起来,在每一处转身时故意放慢动作,这样他就可以轻易地看见我胸前的两个饱满雪白的乳球同时又能欣赏到乳球侧面完美的弧度,要知道乳房的弧度可以透出胸部的性感程度,那些下垂的奶子不可能构成完美弧度,反而是软塌的,这样一点都美反而恶心。

    老公细心地欣赏我的动作,这份动作刺激得他鼻血都快流出来了,我就说哪个男人不吃这套,于是我加快动作,尽力通过舞姿展现着我这对货真价实的胸部,丰满曼妙的长腿,变换着长腿在空中舞动的方向,双腿之间的神秘地带若隐若现,配上暧昧的音乐和昏暗的灯光,老公的裤裆彻底暴涨了。

    我感受着自己饱满的乳峰随着我的动作舞动着,心中不禁一阵阵刺激感涌入心头,突然老公勐地从床上起来走到我的身前,他抱住我的腰,裤裆里的家伙不停摩擦着我的大腿,看是要和我共舞的样子,这家伙眼睛直直盯着我的胸口毕竟是自己丈夫,要是其他男人我立刻就一巴掌过去了,我顺从地抬起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随着他的眼光摆弄自己的身体,让他想一看我衣内的春光的时候我就立刻躲开,让他吃不着,老公被我刺激得心跳急速飙升,一股股热血往裤裆那东西涌去,不停充大里面的质量。

    他的动作忽然大了起来,他嗅着我身上散发的各种香气,脖子,耳朵,脸蛋嘴唇,此时此刻他不禁完全沉浸在我身体为他散发的各种强烈性暗示之中!我的胸部在他的胸前不停撞击着,上下摩擦着,我一个女人哪里有这个大男人力气大,一对没有束缚的乳球被他弄得剧烈晃动,不断变化着形状后回归圆球形。

    他的手在我光滑的后背来回抚摸,不断刺激着我光滑的背部,直到到达我脖子后方的那个结。

    现在可不能让他轻易得到我,这家伙忽视我这么久看我不狠狠惩罚他一次,我找到机会便推开他,独自舞动起来,他着急地赶过来想抱住我继续刚才的刺激,但是我就是不给,这时老公着急地说道:“老婆,别走呀别走。”

    我呵呵一笑,最后没办法只好躲到角落,但是很快他就追了上来,我的身子在他的身前压住了。

    “老婆,怎么没带胸罩呀,我都能看见你的乳头了。”

    老公说。

    “才知道?”

    我装作不解地问。

    他色眯眯地不停往我胸口瞅,恨不得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当然是真空了,这家伙才发现,我娇声说道:“你知道这衣服怎么脱吗?”

    老公摇摇头,看他的样子是迫不及待知道脱衣服的方法。

    我妩媚地说道:“就是在我脖子后面的结,一解就开了哦。”

    老公笑着伸手到我的后背,这时我身子往后倚靠,把他的手压在我的后背和墙壁之间。

     我继续挑逗他:“我没有绑死结,很容易就开了。”

    老公说:“是吗?那我要试试才行了。”

    我身子凌空腾出一点空间,老公顺势上手捏住结一顶就松开了,整件衣服瞬间解开束缚,垂到我挺拔的胸前,被我耸立的乳房顶在空中,没有掉下,在老公的眼前反而构成和一道深邃的乳沟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乳房画出的美丽弧线牢牢映在老公的眼前,这样反而更加性感。

    老公燥热地拦腰抱住我,立即送上一个热吻,把我吻得脸蛋通红,浑身燥热我的手也顺势抚摸到他的胸前,拨弄着男人的乳头,我们两人的舌头在彼此的接吻中热烈交换,重重迭迭地迭加在一起。

    他的手沿着我的脖子一路向下抚摸,划过柔软的上乳肉,最后一手捏住我的右乳,紧紧地握住好似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他的力量按压着我的乳房,衣服面料不断刺激着我的乳头使它勐烈凸起,同时身体传来熟悉的性欲。

    老公捏住乳房的手开始用力揉搓,把乳球在手中变化各种形状,来回变换手法五指深深嵌入乳肉当中捏住又弹起,他嗅着我身体的体香,同时亲吻脖子留下口水的痕迹。

    “你轻点!”

    我娇嗔道,他的揉搓搞到我有点吃不消了,我只好红着脸和他抱怨,虽然用力揉搓能给女人快感,但是你这种要把胸部扯下来或者捏烂的样子,我哪里吃得住,老公才稍稍放轻点力气,我们两人身体彼此靠近,我推开他握住我胸部的手,紧紧抱住他主动地献吻,激烈的接吻可以让我感受到老公对我的爱我们两人激烈的纠缠,我用胸前的球儿摩擦他的身体,凸起的乳头可以感受到摩擦坚硬胸肌反馈回来的刺激感,上半身的酥胸摩擦使得我的身子越发柔软,发自内心的断断续续娇喘低声发送到老公的耳边,使得他的下身更加沸腾,他反而深呼一口气,和我一阵疯狂的舌吻,把两人的舌头都亲得发麻才分开,老公继续刺激我的耳垂和脖子,接着向下亲吻乳肉,乳房的奶香加上极度弧度的挺拔上翘模样让他迷醉其中,好像在奶子构成的丛林中漫游。

    这么诱惑的酥胸摆在面前哪有不品尝一番的道理,他在胸前不断用嘴唇和舌头摸索着每一处乳肉,我满脸红晕,身子敏感地随着他的刺激一耸一耸,恨不得把自己还没有被宠幸过的乳房的每一处送到他的嘴边!待我的胸前满是他的口水之后,布料中间乳头挺立的那个凸起已经无法躲开被吮吸的命运了,老公抓我胸前半垂着的衣服,正要拉下来的时候,恼人的手机铃声响了。

    “老婆我去听个电话,很快就回来。”

    他说到底是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都这个时候了,我浑身骚痒这是要你宠幸的时候,怎么你放着饱满的奶子不摸不亲,跑去接电话?我不爽地挺起胸说道:“你不要它们两个了?”

    老公看着我胸前一对“嗷嗷待吮”

    的酥胸,它们此时似乎不再听从我的命令,而是自顾自地呼唤着老公的宠爱,身上散发的那一股股渴望性爱的味道迷醉着眼前的男人我无比娇艳地望向他,娇美地再一次呻吟道:“我要!”

    我的心跳飞速运动,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渴望老公会为了留下,但是我错了他毅然放下我去迎接他的工作,霎时间,我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在外人看来,他有一个漂亮性感的妻子是很幸运的事情,但是我却丝毫没有快乐可言,好几次上床都是借着酒劲做的,他丝毫没有在意过我,这让我的心彻底凉了转而燃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

    老公接完电话进来本想继续下半场,还没走到床边就被我踢了出来,他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了?我们继续呀。”

    我呵呵地冷冷一笑,没有理他,自顾自地睡了。

    他走过来问:“我工作忙,你要体谅。”

    我头也不回地吐出一句:“不用你关心,大把男人关心我。”

    老公哈哈大笑,:“谁来关心你,你哪里有其他男人?”

    我气不过骂道:“那我就出去做妓,大把男人爱我!”

    老公完全不放在心上,他以为我绝对不会这么做,但是他错了,愤怒会让一个人冲昏头脑,我也不知怎么了此时就冒出了这么一个疯狂的想法,只要让这家伙好好气一把,卖一次有什么所谓?我第二天一大早联系了老朋友雷嫂,一个做这行的老女人,我们约了一个地方见面,来到熟悉的餐厅,我们彼此寒暄之后就回到正题。

    雷嫂笑着说道:“怎么你一个人妻做这个,不怕你老公骂死你啊。”

    我摇摇头,要是真的就好了,就怕这家伙连我这么做都不在乎,我赶紧说道:“切!管他呢,那家伙要真会关心我就好了。”

    “决定了?”

    雷嫂问。

    “对。”

    我说。

    我把平时拍下的照片递给雷嫂说道:“你看我能找到个什么样的。”

    雷嫂哈哈一笑你这么漂亮怎么找都可以了,我们商量了一下,她问了我具体有没有什么要求,我简单阐述一下我的想法,首先嫖客一定要健康,我可不想得病,我决定去哪里做,而且要听我的话。

     雷嫂点点头,说道:“像你这么漂亮的,提多点要求也对,但是你毕竟只做一次,所以我要提醒你,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做好安全措施,可别玩出火了。”

    我点点头,当然了,雷嫂从袋子里抽出避孕套正准备递给我,我便拒绝了,我自己可以解决这些,我还想看看老公的反应,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接下来的三天,雷嫂很容易地就帮我找到了嫖客,管他叫张伯吧,一个退休的老人大概6岁,我选择这个有两个原因,一是太年轻的男人不好控制怕到时候会做别的事情,第二是老人普遍性能力都下降,容易射精,这样就不会花我太大力气。

    我们物色好对象,雷嫂那边就等我的回复了,这时老公也回来了。

    我最后一次走过去说道:“老公。”

    我还没说完他就截断我的话了,:“老婆。我今晚要和雷嫂、雷哥一起去应酬,待会就走了。”

    我呆滞地看着他朝我缓缓离开的背影。

    我冷冷地说了一句:“你真的走了吗?”

    老公穿好的新衣服,转身说:“嗯。”

    我冷笑地坐回位置:“走吧。我待会也出去。你可别后悔。”

    老公听到我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不明所以,还是离开了。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我按下了雷嫂的回复信息。

    “雷嫂,你今晚要和我老公应酬对吧。”

    “嗯嗯,我和我老公都去。还没找到吃饭的地方呢。”

    “雷嫂,你们去我房子对面门的房间里吧,你亲自下厨,让他们留在那里。”

    “怎么说这些话?怎么了。”

    要玩就玩大的,我地点定在我们的家里,让张伯在我们睡觉的床上,尽情发泄自己!“按我说的做。”

    我说道。

    很快,对面门里,雷嫂夫妻和老公,就聊了起来,此起彼伏的话语声回荡在走廊中,我洗了个澡,换上雷嫂为我准备的衣服,化上妩媚的浓妆。

    前所未有的风尘气扑面而来。

    我喝了几口酒,借着酒劲我坐在客厅,空荡荡的地方回响着时钟摆动的声音。

    我今夜不会再为老公守住自己的身子,我的身体马上就会被一个6岁的老男人得到。

    门开了,走进来一个老头,张伯看起来挺结实的,黝黑的皮肤看起来不高,大概到我肩膀的位置,和他对着可以让他正好看到我的胸,还真够尴尬的。

    我和他简单的握了握手,身上浓厚的男人味就传到我的鼻子中,我其实也不讨厌和老人做爱,但还是有点紧张。

    我简单地在房子走动,张伯一旁看着我这弹性十足的翘臀,曲线毕露,修长的大白腿有着完美的比例,没有多余的赘肉,饱满的奶子随着走动上下晃动,白皙的皮肤和深邃的乳沟,极为美丽,胯下的阴茎不由得暴涨起来。

    我虽然没有正眼看过,但大概能猜出个所以然来。

    我甚至可以听见张伯在暗自评论着我的身体:“雷嫂那家伙还真的会找女人呢,真不愧我花了年养老金买一次!。”

    张伯带了一个小黑色袋子,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我感觉雷嫂介绍的应该不是坏人所以就太放在心上,我静静地等待他洗完澡,换了一套浴巾出来,他的肚腩挺立在肚子前,白色的浴巾围住下体,看起来也不算太恶心。

    我无奈地低下了头,轻轻叹了一口气,走到这一步了,不能回头,我带着张伯来到我和老公的房间,睡在我们的床上,开始了我的一次卖淫经历。

    我翻身骑到张伯身上,缓缓解开我的发卡,黑发垂到我的腰间,我媚眼如丝,在张伯面前脱下身上的每一件衣服,外衣,裙子,只留下黑色的蕾丝胸罩和黑色丁字裤,张伯摸着我的肚子,时而抚摸我修长的大腿,他起身张嘴和我接吻,我虽然半躲着也就范了,我喝下的酒渐渐发挥作用,张伯把我抱得紧紧的,不停伸出舌头搅拌我的嘴唇,他的大手握住我柔软的细腰,有意无意地嗅着我身上散发的香气,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个脸蛋红晕,娇艳欲滴的女人,我的羞耻心慢慢被性欲打碎。

    我们舌吻得很激烈,我把自己上一次和老公的接吻也用在他的身上,没有丝毫保留,我的心被他的舌头挑拨得酥软,下身鼓鼓的阴茎顶着我的大腿,他旋转着身子抱住我把我压在身下,胸部也坚挺得顶在他的身上,张伯顺势揉搓起了我柔软的屁股,他色眯眯地说道:“美女,你屁股好软啊,我真的好喜欢你哦,待会好好服侍我好不好。”

    我一听脸色更红了,我从来没听过这么下流的话,张伯把手放在我的腿上,想要掰开它们,但是我扭动着腰肢紧紧夹住自己的腿,没有给他一丝机会,张伯也有耐心,他看我一直在挣扎继续下去也没意思,所以拿起手里大手握住我的手压在床上,我们又一次接吻起来,彼此的舌头在对方的嘴中搅动,交流,我的性欲被他一点一滴地挑逗起来。

    我没有太多的力气反抗,说道:“不要,走开……不要,走开……走开……”

    张伯嫖妓经历何等之多,他知道怎么应对,说道:“美女,第一次做这个吧?”

    我红着脸点点头,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张伯哈哈一笑:“一看不就知道了。哈哈。”

    我的嘴唇又被他吻住,含住我的舌头,持续的舌吻让我喘不过气,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呼气,我们的舌头在追逐,张伯看我慢慢放开自己,就顺势从背后捏住我的肩带,刷的一下它们从我的肩膀滑下,接着啪一声他解开我胸前的束缚,把黑色的蕾丝胸罩扔到一边,他松开嘴,把我推到,一只大手直接握住我的乳房,粗狂地揉捏着手里一手可握的椒乳,瞬间酥胸被占据的我只好娇喘着回应他的搓揉。

     张伯得意得握住我的乳房,左右各一个,感受着这一对宝贝的惊人弹性,在乳房的每一处都按捏搓揉,没有丝毫懈怠,他看着我娇喘连连的模样,手里的力气越发大了起来。

    张伯的阴茎勃起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我的长发披散在床单上,诱人的胸部随着张伯的揉捏上下起伏,S型的曲线也在随着他的节奏抖动,乳头被他捏在手指里不断摩擦,刺激感直钻入我的心脏,我大口大口的吞着口水,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刚才接吻张伯在我嘴唇上留下的。

    张伯俯身亲吻我的脖子,陶醉在我脖子散发的每一处气味,贪婪地吮吸着我脖子上白皙的肌肤,我迷离地娇喘着,他偷偷把手摸在我平坦的小腹上,缓缓从内裤深入,顺利地掌控住我的私处,他的手挑逗着我潮湿的阴唇。

    “嗯!呼呼,嗯啊嗯啊嗯啊……”

    我娇喘着:“你摸过几个女人?”

    张伯笑着说道:“我嫖了快2年了。”

    还真是个老淫虫呢,我心里偷偷说道,我的喘息助长了张伯的刺激,他轻易地解开我的内裤,我被他推倒在床上,扭动着身躯,白嫩的乳房被左右玩弄,私处的阴唇被左右摆动,压在我身上的老头把我的脸弄得红晕四溢,我搂住他的腰,也许是被情欲刺激,但是我这一次做了一件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我主动地位一个男人分开双腿,牢牢得缠住张伯的腰。

    我喘息着要求道:“吸一下,好吗?很痒现在。”

    张伯笑着答应我:“美女呀,肯定可以啦,看我不把你的奶水吸出来!”

    “来给我看看。”

    张伯看着我的胸部,我从来没有被其他男人这样注视过我的身体更别说乳头了,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是第一次。

    “鲜红色的啊!”

    张伯高兴地说道。

    “那你要好好待它才行了。”

    我分开手抱住张伯的头捂到我的胸口,他很熟练的吻住我的乳头,鲜红的乳头作为卖淫的女人来说是很少有的,这反而更加刺激张伯敏感的神经。

    张伯张开嘴狠狠地吮吸住我的乳头,他的舌头挑逗着敏感的乳头,一边舔弄,一边吮吸,一边用牙齿摩擦,一边用力啃咬,如同一个大龄小孩在我的怀抱中,我收到刺激的乳头和整个乳房变得更加挺立,更加上翘,更加富有弹性,我颤抖着放松自己的每一处身体,任由张伯在我的胸部和阴部驰骋。

    我配合他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放到一边,片刻间就把我最后的私密之处暴露给他了,我美丽的阴唇微微发红,乌黑的阴毛,淫水四溢的蜜穴,张伯脱掉他围在腰间的浴巾,提起粗大的褐色阴茎,前端紫黑色的龟头不停往外冒着热气。

    我从柜子里掏出避孕套为张伯戴上,这是我和老公做爱时经常用的,这次就在我们睡觉的地方,我们交配的地方我就要把我的身子给另外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男人。

    我闭上眼睛,害怕,惊恐,等待着他的入侵。

    张伯抓住我的大腿,把凶恶的阴茎对准阴道口,顶开两瓣阴唇用力把龟头捅入其中,借助湿滑的阴道直接插到深处,全根没入没有丝毫漏在外面。

    “啊!”

    我大呼一声,我的阴道感受着他带来的充实感,让我肉紧不已,我发自内心地吮吸着他的龟头,他的阴茎,每一处,把他吸得酥麻不已,我夹住他的身体,子宫和他的阳具交合得恰到好处,张伯起身用力抽插,每一次都会插到深处,在抽出带出一抹淫水,在全根没入,每一次都会撞击着我的子宫,数十次的抽插给予我强大的快感,我在他的身下娇喘着,呻吟着,不断收缩着子宫和阴道,刺激着他的龟头和阴茎,淫水更是如洪水般流下,随着我们的交合,不停流在我们阴茎和阴唇的交配之处,把身下的床单打湿了一大块,做爱的气味遍布整个房间。

    “美女,我们来玩点别的。”

    张伯拿出他带来的黑色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个使用过的避孕套,里面尽是各种各样的精液!我娇弱地问道:“这……你想怎么玩?”

    我不懂他拿出这么多用过的避孕套想干嘛张伯此时为我解释着他的原因,同时不忘抽插下身,阴唇在抽插的时刻都被翻出来了,阴茎的抽插非常有力,把我害的只好忍住呻吟红着脸听他的话。

    “这是我从会所里找到的精液袋子,我想把它们涂在你的身上,好好品尝!”

    张伯说我惊讶地看着他,倒不是我不接受这些,只是想不到他有这爱好,我说道:“不弄进阴道就可以了,你能保证吗?”

    张伯笑着点点头,我能感觉到他在不少女人身上玩过这些但是我的欲望已经被挑逗起来,也不在乎这么多了。

    张伯拿起避孕套翻出里面的精液倒在我的乳房上,虽然我不知道这是哪个男人在哪个妓女身上射出来的,但是上面依旧能闻到一阵阵男人的气味。

     他把白色的精液涂抹在我的乳房周围,然后伸出舌头把每一处精液都吃下去,他的唾液和精液搅拌在一起送入张伯的口中,我乳房满是这两种液体的混合物,把乳房弄得闪闪发亮,他玩得起劲,把越来越多的精液从避孕套中弄出来,涂在我身体的每一处,好似女体宴一样品尝上面的每一处精华,他贪婪地在我的脸蛋舔弄,在我白皙的脖子上,在我的长腿上,在我的乳房上,小腹,把乳头吮吸得不停颤抖把上面的精液抖动在乳房的周围和乳晕上。

    看吃的差不多了,张伯放下袋子,抓住我的屁股,我也顺势用腿缠住他的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又一次长时间的抽插开始了!我被他干得掉了神,迎合着他的运动,我的手不停抓住床单,扭动着屁股。

    “啊!呀!啊啊啊啊!好深!”

    “不行了,真的好快。”

    “用力!好吗?在用力!”

    我发了疯似的呻吟,完全不在乎就在隔壁的老公,张伯一阵勐烈抽插,我同时在不断收缩,我就要在这里把我的欲望发泄出来!我示意张伯抱住我去到门口,我打开门说道“我们在这里做吧,给你射出来!”

    张伯显然有点害怕,这里是我家门口的走廊,对面和周围就住着其他住户,而且我的老公就在门对面的房子里,有雷嫂帮我看着我反而很放心,我就是要把老公好好得气一次。

    “你这么恶心的事我都接受了,你反而不接受我了?”

    我说道。

    张伯笑着骂道:“谁怕了,做就做!”

    我们两人用传统的姿势躺倒在街道中央,幸好这时没有人在,不然他们就有眼福了我不停收缩着阴道。

    张伯笑着说:“你要尝尝吗?”,他拿出袋子里的一个避孕套,里面是黄色的精液看起来刚刚射出来不久,还有澹澹的余温和女人的粘液。

    “没关系,尝尝呗!”

    张伯张嘴吞入套子里的精液。

    “哦。呜呜!”

    我和他紧紧地亲吻着在一起,我能感受到嘴里不停有着精液从他的嘴里传递到我的嘴中,精液涌入我的口中,我尝试着品尝这种味道,无奈实在难吃,大部分都从我们的嘴唇流了出来。

    我满嘴精液的模样显得更加淫荡。

    “好难吃!”

    我吐槽道。

    张伯笑着说:“第一次吃是这样的,多吃几次就好了。”

    我扭扭头,说道:“我可不想吃第二次,赶紧地动起来呀,嘴上动下面可别忘了!”

    张伯淫笑着和我搂在一起,动情的吻着我的身体,揉捏着滑嫩的乳房,变化整合形状大起大落的抽插我似痛苦又似享受,胸前的乳球随着他的撞击上下晃动,我扬起头感受所有的一切,娇喘呻吟,挥汗如雨,张伯在我身上不停抽插,龟头刺激感传遍他的全身。

    张伯疯狂地抽插着我的蜜穴,最后颤抖着射出了一股股浓稠的精液,我支撑着他直到射完所有精液才慢慢把疲软的阴茎从我体内抽出,我给他解下套子,让他先去洗澡,我待会就回去。

    我看着绿色避孕套里的精液,在看看门对面老公应酬的声音径直把套子扔在地上,白花花的精液从套子里流了一地。

    “啊!啊!!!”

    我一声声娇喘,不断涌动着的高潮,疯狂交欢的我们,就在门的另一处,老公就在雷嫂夫妻做着常规的应酬。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老公说。

    雷嫂仔细一听就听出了我的声音,吓得浑身一抖。

    “这小妞也太疯了了吧,真要气他老公啊!”

    她赶紧转移话题说道:“不准是那些年轻人在做呢,别管他们。”

    老公听着外面澹澹的呻吟声,好像是我的声音,他走到门口打开一看,只有走廊上满是做爱气味的地方,和一地的淫水,还有那个绿色的用过的避孕套。

    “呼还好没事。”

    雷嫂心里松了口气,她说:“现在的人真是开放。”

    老公笑着点点头,雷嫂不禁心里打岔:“傻小子,这是你老婆和一个6岁老头做爱留下的,你不关心自己老婆有的是男人关心,笨蛋!”

    我洗完澡出来,我捆着浴巾也走了出来,张伯也休息够了,看看时间还有一点,也不知道够不够在做一次,我们就趁着这时间聊了聊。

    我问了问他还有没有什么想做的张伯摇摇头,说道:“你应该不愿意。”

    我好奇这喜欢吃其他男人精液的家伙还有什么想做的,便笑着说:“说呗,没关系。”

    张伯说道:“我想玩玩你的屁眼!”

     我被吓得不轻,我可从来没有被做过这里,菊花还是第一次,我正要拒绝他的时候,手机里传来老公的信息。

    “你在家?”

    “没有。我想你了回来陪陪吗?”

    我回复。

    很快又来了回复“我有事做,你自己玩玩吧。”

    我自己玩?好啊,我就玩!我说道:“我没试过,第一次,能不能温柔点?”

    张伯笑着说:“好好好!”

    说完便过来脱掉我的浴巾,夺走我菊花的第一次,我看他从袋子里拿东西,说道:“不用带套了吧。射在这里面不会怀孕的。”

    张伯说道:“菊花没有爱液,我用这里的精液做润滑剂,这样好插点。”

    我点点头,精液还能做润滑剂我也开眼界了,这时老公的电话居然打过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我示意张伯不用管我继续做他该做的事情。

    张伯把套子里的精液抹在自己的阴茎上和我的菊花上,湿滑的感觉我从未体验过很快张伯提起阴茎对准我的菊洞,龟头慢慢撑开,一开始还顺利,但是随着龟头捅开我的菊洞传来的剧烈疼痛不停刺激着我的身体,我咬着牙一点点承受着破菊洞的第一次带来的剧痛,我放缓身子让他用狗仔式抽插,最开始几次有点困难但是很快顺畅起来。

    “呼!”

    我大呼一声。

    总算插进来了。

    “怎么了?”

    老公在电话对面说道。

    “没什么。忙些事情而已。”

    我说。

    “我今晚在家里听到有人在走廊那里做爱呢。”

    老公说。

    “是吗?怎么现在的人这样?”

    我说。

    菊洞传来的快感在我脸上开始浮现出来,我身后的张伯在不停撞击着我的屁股张伯从我的菊洞中抽出,带出了一大股润滑剂的精液,我手捂住自己的蜜穴口,生怕这些东西流到里面去。

    “声音还很像你呢。”

    老公说。

    “什么?我可不在家里”

    我说。

    这时,张伯伸手捏着我的乳房,抽插的快感爽得他偷偷小声的叫着。

    我们的肉体在菊洞中交合,我尽量把电话远离张伯,不让他粗重喘息声声音传到里面去。

    我用力捂住蜜穴,菊洞随着张伯抽插而带出的精液在我手上滑下,搞得我满手精液。

    “你那里什么声音?”

    老公问。

    我呵呵一笑,“你说呢?”

    我说道。

    “老婆在看A片呢?”

    老公说。

    “是啊。等你回来宠幸我。”

    我说。

    张伯在我身后的始抽插,我们激烈交合,他一下下重重地插到菊洞最深处,我现在不就是在做着A片做的事情吗?“老婆回来再说。”

    “嗯。”

    我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不知道插了多久,张伯双腿一蹬,随着最后一下重重的插入,滚烫的精液喷薄而出尽情喷射在我的菊洞里,这是我第一次肛交给了我的说不出的痛苦和快感。

    那晚,我送走了张伯,把床单换了一个,老公深夜回来了,我习惯地照顾起他,顺势地我们做爱了,我们做了很久,鏖战到天亮。

    但是他不知道,这个床单上,他带着的套子上,已经被其他男人使用过了,我的身体也被使用过了。